热书库 > 武侠修真 > 神话原生种 > 第九百九十章向往和恐惧
    “我们是人们对未知的向往,而他们···就是人们对未知的恐惧。”

    “恐惧总是比向往,先行一步。”柳仙胤回答说道。

    他是超十强者,同时也是当年的十方剑圣。

    这样的存在,当然不应该像老爷爷似的,对封林晩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只是封林晩毕竟关系到超十整体的某些布置。

    所以柳仙胤来了,来替封林晩解惑。

    这也是必要的。

    毕竟,总是打哑谜似的去依靠默契推动,迟早有一天会翻车。

    “我体内的符号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又需要做什么?”解决了最大的疑惑,封林晩就想要知道一些,与自身现在处境,更加息息相关的。

    “它是你的!”柳仙胤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?”封林晩一愣。

    转世说?

    重生说?

    “还记得你怎么来的吗?”柳仙胤问道。

    封林晩一愣。

    随后,随着柳仙胤一挥手,封林晩便看到了漫长的记忆洪流。

    在那段记忆里,他没有穿越,而是依照原本的轨迹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人生漫长,他先是活到了九十二岁高龄。

    四世同堂,虽然不算富足,却也平安喜乐。

    但是他九十二岁那年,灵气复苏了···。

    九十二岁的他开始‘得过且过’的修行,却因为各种机缘巧合,一路向上。

    终于在某个时间点,与一群同伴一起,证得了超十,进入了未知空间,演化出符号,代替自身,悬挂宇宙。

    然后某一天,却选择了自行脱离,重返现实。

    并且将自身的半片残缺的符号,带入了最初的灵魂中,带着灵魂穿越了真实的时间,去往了未来···最璀璨的星河文明时代。

    这是一段陌生的记忆,但是封林晩却能够很敏锐的察觉到,‘它们’就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“超十的力量是不稳定的,一旦失去了神秘的遮掩,我们就会跌落。同时在和观察者的对抗中,我们并不占据上风,因为我们的来历还有据可考。而他们的来历···根本无从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曾经相信,未知也同样是一种力量,向往和恐惧永远是未知伴生的双生子。也唯有统一了未知的向往与恐惧,才能真正的触摸到无限未知的力量,永远的屹立于宇宙之上,一切规则之上,成为光明正大,可以为人所知的未知超十。”柳仙胤说着,看向封林晩的眼神充满了复杂。

    对于柳仙胤的说法,封林晩并没有全信。

    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,那是小朋友。

    超十就不会撒谎吗?

    柳仙胤告诉封林晩,他体内的破碎符号,本就属于他。

    那些‘真实’的记忆,似乎也证明着这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封林晩还有疑惑。

    答案十分的完美。

    但是,封林晩选择拒绝相信。

    很简单···假如他一直都是他,那么他就绝不会这么选择。

    舍弃一切,重头开始,定下一个庞大的计划,冒险一搏···这其实并不是封林晩的本性。

    至少,在面临绝境和无法选择之前,封林晩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封林晩知道,在柳仙胤给出的这个答案背后,一定还有其它的解释。

    他的身份或许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否则···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被选中。

    但是也绝不是柳仙胤解释的这样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那么我要完成上一世的夙愿,就必须吸引出观察者的真身,将他的一切都纳为己有。将未知的恐惧和向往合并起来,是这样没错吧?”封林晩问道。

    柳仙胤点头道:“虽然解释的略为粗糙,但是大体上···没错!”

    “好的!我知道了!”封林晩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观察者们一定都不是傻子,凭什么因为我的暴露,就要必须出现铲除我?”封林晩问道。

    确实,之前与真正的观察者打交道。

    封林晩感受到的,也只是一些对对方而言,简单的试探。

    随后便也放任他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未知的向往,他们是对未知的恐惧。向往可以持续存在,但是恐惧···经不起考验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曾经恐惧天空、大海、地底、星空。但是伴随着进步和发展,这些恐惧全都变成了征服。所以但一个实实在在的‘例子’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时候,向往会比恐惧,坚持和持续的更久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回到了正确的时间线上,你的所有表现,都会向人们解释,什么是超越宇宙之上。当人们对那未知的一切,不再恐惧···或者没有那么恐惧,观察者们自然会按耐不住,主动找上你。”柳仙胤为封林晩解答道。

    封林晩点头道: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他还是诱饵!

    更是陷阱。

    是为观察者们准备的,无法抗拒,必须铲除的陷阱。

    无论是观察者还是超十,他们都必然是抗拒‘暴露’的。

    因为暴露意味着,他们超越宇宙的力量,会被迅速的削弱,并且伴随着曝光时间越来越长,这种超越宇宙概念的力量也会越来越弱,直到跌落境界,回到十级。

    观察者们提前一步出现,就会造成整体上不如超十。

    “这果然是一招毒计,正对着观察者们的软肋过去的。”封林晩心中感慨,却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大道之争,本就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超十们需要观察者,观察者们也需要超十。

    他们是相互需求的关系。

    都想要融合、吞并了对方,彻底的打通去往无限未知的道路,成为真正意义上,超越宇宙一切规则概念的超越者,而不仅仅只是,依靠人们对未知的恐惧和向往,暂时获得超越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如同他们真的出手,我能坚持多久?”封林晩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,也是他必须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 等到这趟时间之旅走到尽头,抵达他的现实,那么他的任何举动,都会带来巨大的改变,观察者们随时可能会出手。

    “大概···一招吧!或许不足千分之一秒。”柳仙胤很真诚的对封林晩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大量超十之力,和我前世的符号碎片也不行?”即使对符号碎片的真正来历,还有疑惑,封林晩却还是在柳仙胤面前,先捏鼻子认下了这个梗。

    (本章完)3k
错误举报(免注册) 打开/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