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书库 > 都市言情 > 轻宠乖乖小娇妻 > 第253章 姐姐没了
    沈听风一路跟着心里也难受得不行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失去了灵气的穆于清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里再没他人,背着刑招娣安静地向前走。

    刑招娣已经躺在了铁床上,穆于清垂着眸子给她理着微乱的衣襟,头发。

    眼前浮现出她与刑招娣的一幕幕,或笑闹或心伤,都是她们啊。

    她抚了抚那精致的面颊,轻声开口:“姐姐,再见。”

    再次上了车,穆于清怀里抱着一个骨灰盒沉默地坐在副驾上。

    沈听风也难得的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着坐在后座。

    墓地很快就到了,柳知夏抱着一束花等在那里,穆于清抱着骨灰盒慢慢下了车。

    柳知夏看到这一幕眼泪都要掉了,黑伞下黑袍的穆于清抱着骨灰盒,无声蔓延着哀伤。

    所有程序都已经做完了,穆于清静静伫立在墓前,墓碑上笑的开怀的姑娘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了摸墓碑,似是眷恋无比。

    她离开墓园的时候只留下了一段话。

    “姐姐,对不起,是我没有护好你。来生,做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吧,我依旧做你最忠诚的护卫。”

    柳知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汹涌而出,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。

    从得知刑招娣去世,再到火化下葬,整个过程中穆于清没有掉一滴眼泪,她安静得像一个木偶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南绪言把她抱到床上强制她休息一会,可她还是没有半点反应,她睁着茫然空洞的眼睛看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沈听风实在是看不下去给她打了一针,她才沉沉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。”沈听风揉了揉眉心如是说。

    南绪言抚着她的面颊,心疼之色溢于言表:“你这两天就待在这,我怕她醒来情况不好。”

    穆于清这一觉睡得很久,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有她未曾见过的妈,也有可爱软萌的团团,也有绣工超群的张曼玲,也有…才刚刚离世的…刑招娣。

    南绪言看着时不时拧眉的她忧心忡忡,“沈三,她到底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做了恶梦。”

    穆于清一天一夜没醒来,南绪言焦急得不行,沈听风也毫无办法,因为穆于清确实没事,她只是还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夜里穆于清发起了高烧,嘴里胡乱的喊着一些话语,南绪言急急把沈听风吼过来,沈听风见状顿时也慌了神。

    这么突然地发起了高烧,沈听风忙得晕头转向,折腾了大半宿才堪堪降了温。

    她睡得极不安稳,额头沁了不少冷汗,南绪言摸了摸她的手,手心也满满是冷汗,赶紧给她换上了干净的睡衣。

    她开始梦呓,南绪言翻身躺上去抱着她轻哄:“乖,没事,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团团,姐姐,你们别不要我。”

    穆于清眼角滑下了泪滴,南绪言轻轻拭去她的眼泪,把她紧紧搂在怀里,她的梦呓让他疼到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穆于清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就一直流眼泪,手无意识地紧紧抓着南绪言的衣服不撒手,南绪言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。

    “乖,我在。”

    沈听风靠在沙发上晕晕欲睡,这几天可真是把他累坏了,南绪言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着穆于清,稍有点不对就把他抓过来仔细查看,搞得他都不敢离太远。

    沈听风从没见过南绪言这么紧张一个人,原来在遇见对的人,再冷漠的人也会柔情似水。看着他柔声哄着穆于清,沈听风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若是她知道了南绪言隐藏的特殊身份又会怎样呢?

    唉,愁人。

    沈听风的肚子又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,“唉,住家医生居然连饭都吃不上。”

    跑下楼去啃了个面包沈听风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,他想了想还是端了杯牛奶和几片吐司上去。

    “阿言,吃点东西,你都三天水米未进了。”

    南绪言仅是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,他此时哪有心思进食。

    “她没事的,每天都有输营养液,饿不着她。”

    南绪言依旧不为所动,沈听风也知道他脾气,干脆就把东西放在茶几上,自己则窝进沙发里安眠。

    穆于清总算是睁开了眼睛,南绪言大喜过望,“夫人你醒了?”

    睁着眼睛看了他半晌,她的眼泪突然滚滚落下,“姐姐没了。”

    南绪言眸中的担忧少了大半,她能哭出来就再好不过了,“夫人,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穆于清的眼泪愈发汹涌,揪着南绪言的前襟哭得不能自已,南绪言的揪疼揪疼的。

    “老男人,我在短短几个月里,失去了团团,失去了曼玲,现在,我还失去了招娣。为什么,为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哭腔让他疼惜,他轻轻亲吻她的额头,紧紧地抱着她无声给她安慰,她从低啜到嚎啕大哭,那哭声里蕴含着她的无尽悲伤。

    再次哭到睡着,南绪言才揉了揉眉心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天微亮,穆于清就醒了,身子稍动南绪言就醒了,看见她清醒的样子他总算放了心。

    “醒了?饿不饿?想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饿,想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穿戴整齐,穆于清下地的时候觉得好不真实,总觉得这地板都是软绵绵的,倒是南绪言在她面前蹲下,“夫人,来,我背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穆于清不做它言俯身攀上了他的脖颈,南绪言轻松将她背起,沙发上的沈听风睡得很沉,并不知道两人已经出去了。

    南绪言背着她在后花园里慢悠悠地走着,微风拂过撩起她的如丝长发,她轻轻道:“老男人,我睡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,我没事了。放我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南绪言依言把她放下,穆于清沿着回廊慢慢走着,荷花开得正好,她内心毫无涟漪。

    坐上了秋千架,南绪言轻轻推着她,她闭上了眼睛,一滴眼泪划过脸颊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荡了挺久的秋千,穆于清心情明显好多了,在南绪言的牵引下回到了别墅。

    沈听风也已经醒了,看到她醒了总算是放下了心,不过这创伤还得过段时间才能好吧。

    穆于清打开了自己的包,取出了那封信和礼盒,礼盒上用便利贴写着:“给全世界最好的于清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地撕开包装纸,打开包装盒,里面放着一枚古典雅致的胸针,穆于清觉得自己呼吸窒了一下,这是她送给自己的最后一份生日礼啊。

    之所以为什么是一枚胸针,大概是因为有一回她穿了一身复古长裙,戏说缺枚衬气质的胸针,故而今年的生日礼物就变成了一枚胸针。

    穆于清是从来不过生日的,这是她二十几年来养成的习惯,她的生日和何君柔离世的日子太近了,她不愿意过生日。

    虽说不过生日,刑招娣和柳知夏总是会在那天给她送礼物,礼物说不上贵重,但绝对饱含她们对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穆于清把胸针别在胸口,眼泪又扑簌扑簌往下掉,即便刑招娣疯了,可她还是记得这个妹妹,记得她的生日,记得…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这份没有由她亲手交到穆于清手里的礼物,提前了大半个月的礼物,让穆于清蹲在墙角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止住了泪水,她拆开了那封信。

    信中娟秀的字体叙述着她这些年的心路历程,字字句句透着绝望和黑暗。

    她写了自己原生家庭的病态教育,写了社会上的光怪陆离,写到穆于清时,她说:“遇见你仿佛遇见了一束足以温暖我整个人生的光,所有的苦痛所有的黑暗好像被这束光给驱散了,穆于清,这是我听过最美的名字,也是我见过最美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于清,我其实很羡慕你,是个孤儿又怎样,活得肆意,而我的家庭甚至让我感觉我连孤儿都算不上。我们生活底色不同,而你毫不在意,你带着我一步步活出自信。”

    “于清,你不知道我有多恐惧,每每夜深人静好像就有魔鬼要来吞噬我。我害怕别人的指指点点,我害怕他们用有色眼镜来看我。你带我出去,我都知道你的想法,可是我就是克服不了自己,我害怕这个世界的眼光……”

    穆于清捧着长信痛哭不已,是她没护好她啊。

    穆于清再下楼的时候已经神色如常,只不过通红的双眸昭示了她刚才哭过的事实。

    平静的吃完午饭,她拿包走了出去,吓得沈听风赶紧跟上,“于清啊,你要去哪啊?”

    南绪言不过是去了趟洗手间,回来的时候餐厅已经空无一人,他急急往外跑,刚跑到门口,就看到穆于清开着车神色冷冽,沈听风坐在副驾紧紧抓着坐垫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南绪言上前拦住车,“夫人,带上我。”

    穆于清没开口,但却是停下了车,南绪言拉了车门往后座一坐,穆于清就猛飙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听风闭着眼怕得不行,穆于清淡淡开口,“放心,我就是去兜个风,搞出这么一副怕死的样子给谁看?”

    沈听风听她这话才松了松手,不过还是紧拽着安全带,就怕穆于清一个拐弯把他甩出去了。

    穆于清面容清冷,一路疾驰到了帝都大学门口,穆于清也不顾车里的两人坐得是否舒服,一个急刹就把车堪堪停在墙根。

    沈听风是心有余悸,反身趴在座椅上冒着虚汗看南绪言,“阿言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也不会有,下车。”

    沈听风脚步虚浮下了车,这才发现他已经被远远甩在后面,南绪言则是跟在穆于清后边不远不近。

    (本章完)3k
错误举报(免注册) 打开/关闭